鄉村小說 > 都市小說 > 伴你臻途無悔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月夜
    “已經是四更天了。”劉欣睿聽著從村里遠遠傳來的梆子聲,在帳子里的藤床上輾轉反側,不能入眠。

    雖然是夜深月涼,帳中卻仍是發悶。劉欣睿干脆睜開了眼睛,盯著黑漆漆的帳頂出神。帳篷外面傳來了此起彼伏的呼嚕聲、磨牙聲,甚至偶爾的夢話聲。

    劉家的下人們和雇來的吹鼓手、腳夫們都是在外面,胡亂的睡在地上過夜。頭上只有幾根竹竿子支著竹席搭的棚頂,以免早晨的露水打濕了衣裳行李。

    劉欣睿愈發的心緒難寧,索性披衣起身,穿上鞋子,走了出去。

    一出帳門,頓覺清風襲人,嬋娟姣好,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氣。只是這周圍睡著的粗魯壯漢們,于不覺之間仍是如此的聒噪,頗煞風景。好在明月當頭,月光如水銀一般,傾瀉在眼前這條徐村至縣城的大路之上,遠至十余丈外仍隱約可見。遠處的群山隱隱綽綽,亦是籠罩在朦朧的月色之下,充滿了神秘。

    只是那相約要共此嬋娟之人,卻再無處尋覓了。

    劉欣睿自相親之日,把金簪插到了徐家女孩那黑鴉鴉的秀發上,便把那女孩放進了心里。定了親后,他于課業上愈發的刻苦,每日里手不釋卷。一心要在三年之后,以生員的身份去徐家迎親。讀書之余,想得最多的也是那徐書兒。

    他清楚的記得,在他走到徐書兒身邊為她插簪的那一瞬間,她羞得連耳朵都紅了。其實當時他自己也因為緊張得手都有些發抖,以至于每當他試圖回憶那唯一的一次和徐書兒那般靠近的瞬間,能夠想起來的,便只有她含羞低首之時那紅紅的耳朵。

    當徐家人帶著書兒離去的時候,他終于拋卻了靦腆,顧不得矜持,眼神一直落在徐家女郎那秀美的身影之上,直到那倩麗的身影坐進了牛車,車簾放下,再也看不見了。

    那時候劉欣睿就覺得徐書兒是與眾不同的。他還聽說這個女郎是喜歡讀書的,這已經是讓他喜出望外了。他一直期望著未來的妻子能和他詩書唱和。當他終于親眼看到了書兒,又覺得她所有的不僅僅是腹有詩書的華美氣度。

    從那時起,劉欣睿經常會不自覺的去觀察其他的女子以做比較,直到他認為得出了答案:那是因為徐書兒的背是挺拔的,她的走路時既穩且正。哪怕是在她害羞低首的那一刻。身姿婀娜卻不綿軟,體態風流而無半點輕浮。

    徐書兒,一個溫婉之中帶著英氣的女郎。

    可惜紅顏天妒。自己日思夜想的未婚妻子,竟然緣止一面,想再看她一眼竟也是不能的了。即使這迎回劉家,將要葬入劉家祖塋的也僅僅是她的衣冠而已。

    劉欣睿沿著大路,緩緩前行,只想著遠離開那些俗世的濁氣紛擾遠一些,哪怕只是今夜,哪怕只是這一刻。

    他于月色下思緒紛亂,自覺是在踽踽獨行,不料猛一抬頭,卻見到前方不遠處,一個纖細高挑的白色身影靜靜地煢煢孑立,好似玉雕一般。他心中一驚,腳步不由得定在了那里。只是不知為何,心中卻無絲毫的懼怕之意。

    待他定睛看去,卻原來是一個渾身縞素,身姿挺拔的少女,面向著他站在路邊的草地上。月光如水,卻是那般輕柔的包容在這白衣少女的周身之上,仿佛為之披上了一層圣潔的清輝,如虛如幻,如詩如夢。那倩影如立于虛空之中,皎皎然,皓皓然,讓他如癡如醉,心生向往,然不敢有絲毫的褻瀆。

    “徐家女郎?”劉欣睿如夢囈一般,喃喃地說出了那個讓他魂牽夢繞的名字。隨之后頸微微一痛,眼前一黑,周圍的一切便消失不見。

    “鬼,鬼……鬧鬼了。”凄厲的喊叫聲打破了寧靜、安詳的月夜。

    卻說劉欣睿的小書童劉海起夜時,不見了自家小主人。睡眼稀松的尋到帳外,遠遠地看到他好似和一個白色的影子相對而立。接著少爺就軟軟的倒在了地上,而那個白色的影子一錯眼兒就消失不見了。

    劉海驚慌恐懼的叫喊驚

    書兒和秦三隱身于不遠處小樹林里,遠遠地看著帳篷周圍一陣嘈雜和慌亂。看著劉欣睿醒來之后,那個小童要去扶他,卻被他推開了。他自己步履安穩地走回了帳篷那里,對著被驚醒的人群說了些什么。那邊的情況便很快的便又安靜下來了。

    秦三手上的力道非常好,只是讓劉欣睿瞬間失了只覺,并沒有傷人。他看著劉欣睿作為當事人,還能在一片慌亂之中,保持心智,控制局面,安撫眾人,心中暗暗贊道:“這個少年倒也是個人物,也算配得上我家書兒。只可惜……”

    黑暗之中,秦三看不清書兒表情。只看得到她面向著著帳篷的方向,一動不動,一言不發。下頜高高地仰著,好似高傲的天鵝。

    靜謐之中,良久,書兒微微地低下了頭,輕輕地說道:“謝謝三叔。”

    秦三明白她的意思,只是點了點頭。

    書兒又道:“三叔,你是說臻兒會去神女峰的山洞?”

    秦三道:“十有八九。那里雖然不近,他自己能找到的。而且以臻兒的本事,只要運氣不太差,這點山路還不是問題。”

    “是啊。”書兒幽幽地道:“咱們姊弟兩個的境地已經差到了這般田地,怎么還會再差呢?”

    “你說得對。”秦三也道:“都道是否極泰來。這賊老天爺也該開眼了。這世道……也是時候變一變了。”

    “要是賊老天就是不肯開眼怎么辦?”書兒的臉轉向秦三。

    秦三毫不猶豫地的答道:“那咱們就給他開開眼!”

    一縷月色穿過林梢,托襯出秦三刀削斧刻、輪廓清晰側顏,愈發顯得他鼻梁高挺,燕頷虎頸。整個人充滿了剛毅之色,讓書兒不覺之間,心安氣平。

    “走吧!”

    “好。”

    兩個人各自往身上背了一個大大的包袱,腳步聲微微響起,很快便消失在黑暗之中。

    遠遠從徐村傳來了蘆花大將軍的報曉之聲,東方已經現出了一抹魚肚白。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快乐飞艇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