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 > 穿越小說 > 大宋帝王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忽聞汴京有圣王 3
    歐陽修呵呵一笑,他此行自也承擔了另外一項任務——將大宋天降圣王的這個大好消息,告訴給沿邊和將士們:你們等了千年的圣王,今天已經降臨大宋拉!這可是中書宰臣和官家,在他陛辭的時候,千叮鈴萬囑咐,讓他務必嚴格、細致、耐心、圓滿完成的正治任務。

    這個任務的重要性,甚至還在他此行傳達的官家和中書赦命之上!

    沒辦法,三川口之敗后,大宋迫切的需要將這個事情,曉瑜給天下臣民,特別是這沿邊的軍民知曉。

    同時,兩府的宰臣們,也需要此事給他們添光加彩,以便讓天下人將他們和前代張士遜、王鬷這樣的廢物點心區別開來。

    呂夷簡可是想著,靠這個事情,讓未來自己致仕的時候,自己的頭銜加幾個字。

    而章得象則寄望于,能夠讓自己實現零的突破,變成大宋功臣。

    這功臣和非功臣,致仕以后的待遇可是天差地別的。

    就是這俸祿,都是完全不一樣。

    致仕功臣,是拿全俸的。

    而非功臣的俸祿,就要大打折扣了,有些時候甚至只能拿到法定的一半俸祿,就這還有三成是折色。

    所以,這個任務,兩府都是很上心的。

    呂夷簡和章得象,甚至都親自出汴京相送。

    送的路上,自是又是一番囑托,大有一副他歐陽永叔要是這個事情沒辦好就不用回汴京的意思。

    歐陽修當然是不敢怠慢的。

    他可不想再被貶到州郡去喝西北風。

    所以,他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選擇了一下措辭后,就道:“公等難道沒有看近期的邸報嗎?”

    所有人都是一陣默然,良久,夏竦才道:“永叔,沿邊這里,最新拿到的汴京邸報,還是上個月的……”

    沒辦法,陜西與汴京,路途遙遠。

    何況沿邊這里,環境復雜,道路崎嶇,加上官僚的臃腫與怠慢,一般情況下,邸報的傳達,常常有一個延誤。

    歐陽修點點頭,表示理解,然后拱手道:“那便容下官道來……”

    “上月,壽國公不幸染疾,纏綿病榻……”

    “本月庚辰,翰林醫官許希報,國公命若懸絲,已是油盡燈枯,恐難回天!”

    “于是,曹皇后親赴大相國寺,親以身禱,愿折壽一半,以換國公安然度過此劫!豈料,當夜欽天監報見月掩心前星!”

    于是,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夏竦更是夸張的撫著胸膛,一副焦急而擔憂的神色,道:“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范仲淹也捂著胸口,一副沉痛、憂慮與擔心的神色。

    龐籍則幾乎癱坐在座位上,幾欲昏厥!

    便連在坐的幾位大將,也都是立刻起身,面朝汴京方向,滿臉的擔心和憂慮。

    只是不知道,他們這份作態,有幾分真意,幾分作偽了。

    歐陽修見此,自然停頓了一下,以便大宋忠臣們盡情的抒發他們對國家對社稷對未來的擔憂,以及他們滿腹的赤膽忠心。

    待到差不多的時候,歐陽修適時的站起來,面朝汴京方向叩首,又朝河南府方向頓首,然后才慷慨激昂的高聲道:“幸賴祖宗庇佑,社稷有靈,及辛巳日,國公安然醒轉!”

    于是,每一個人立刻如釋重負。

    夏竦馬上就站直了身子,范仲淹立刻抖索了精神,而龐籍旋即就坐了起來,抓住了自己的座椅的把守,激動的抬起頭來。

    而大將們更是跟著對汴京方向叩首,又向河南府方向頓首。

    雖然其實他們不明白為什么要對河南府方向頓首?

    便聽歐陽修道:“及國公醒轉,時,翰林醫官許希在側,又有內殿頭王守規服侍于殿前,眾人所共見,眾人所共聞,國公醒而神圣,先站于床榻,后盤膝而坐,賦詩而作,其文曰:獨坐池塘如虎踞,綠蔭樹下養精神,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做聲?”

    于是,每一個人都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議和不敢相信的神色。

    夏竦更是在心里面忍不住嘀咕起來:“當年,司馬君實八歲砸缸,洛陽父老以為榮……這壽國公兩歲賦詩?這……這……”

    翻遍史書,查遍故事,兩歲就能如此的人物,恐怕得去上古才能找到記錄了。

    歐陽修卻是接著說道:“官家聞之,以為大吉,乃率兩府宰臣,連夜入春坊以見國公……”

    “于是,乃知國公臥榻不醒之時,宣祖皇帝有靈,以授國公之智,感生大帝顯圣,親自出手以拯的事情!”

    “宣祖皇帝?感生大帝?”范仲淹感覺自己的腦子不夠用了。

    夏竦則以為自己在聽天書,其他人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但終究沒有人敢出聲,每一個人都安安靜靜,規規矩矩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靜靜的聽著歐陽修的介紹。

    “時,樞密副使杜衍在殿,聞國公之語,乃受命于官家,當殿以繪國公所夢之人繪像,及像成,官家與群臣近前,皆驚而下拜:臣等頓首再拜我宣祖昭武皇帝陛下!”

    “又,時首相申國公呂夷簡、知樞密院事章得象、參知政事王貽永、宋癢、晁宗愨并樞密副使杜衍、鄭戩皆在殿,親眼所見,親耳所聞,國公智慧以開,聰而明斷,生而知之,竟可口燦國家之事,明辨忠奸是非……”

    于是,歐陽修便將第二天,壽國公仁孝于皇后,見內殿頭王守規竟敢逾越犯上,果斷逐退。

    又語許希,知富弼忠臣,親口以授:國有錚臣,家有忠仆,國家必安的事情。

    接著,便是壽國公授文字以降兩府大臣,兩府大臣決而難斷,于是集體伏閤請罪,又與官家一同入春坊以見壽國公。

    結果官家和宰臣親眼看到,親耳聽到壽國公在春坊之中誦讀太宗、真宗御集的事情。

    最后,當首相呂夷簡上前詢問攻守戰和之策的時候,壽國公隨手從自己所看的邸報、關報里將吳育、夏竦舊年所上書的邸報拿出來,糊了后者一臉。

    諸般事情,被歐陽修娓娓道來,聽得眾人先是目瞪口呆,然后是不可思議,最終卻不得不信服。

    因為,兩府大臣們,都是經歷了當年天書運動錘煉的。

    是不可能不會再和當年的王欽若、丁謂一般跟著皇室瞎胡鬧的。

    更何況歐陽修的為人和私德,更是沒有人會懷疑的。

    于是,夏竦在聽完了歐陽修介紹的事情后,馬上就起身,面朝汴京方向,頓首叩拜:“微臣粗鄙之語,愚昧之言,何德何能,竟入國公法眼,為國公所識?臣誠惶誠恐,待罪于沿邊,獨鞠躬盡瘁,誓死以報國公大恩大德!”

    于是,范仲淹驚呆了。

    龐籍傻眼了。

    任福、狄青面面相覷。

    每一個人都知道了,這位大宋宣徽南院使、陜西都部署兼經略安撫使夏公子喬,再次完成了一次橫跳。

    他切換了自己的形態,從夏。堅決進攻。不死不休。竦變成了一個主守派。

    恐怕從今天開始,誰敢在這位經略面前提進攻兩個字,他就會跟誰急!

    但這就是現實正治。

    主戰或者主和,主守或者主攻。

    其實都沒有問題,問題只在于上面到底喜歡什么?

    所以說,夏竦能做經略,而其他人只能當副使、判官和鈐轄不是沒有原因的。

    看看人家這覺悟,再看看自己?

    范仲淹、尹洙、韓琦、龐籍、任福、狄青都慚愧的低下了頭。

    比不上啊比不上!

    就這臉皮厚度和覺悟,在坐眾人,沒有一個能比得上和跟得上的。

    于是,每一個人都知道,夏竦為宰執,已經只是時間問題。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快乐飞艇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