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 > 都市小說 > 星際小鎮系統 > 正文 第 42 章
    確認了信息可信以后,史銳翰就將信息與成像圖報給了其他兩個星系,并讓他們嚴格把關,這段時間,盡量就有出別進了,自己的星球這么嚴防死守還有人整天想著偷渡回去,一旦有人真的跑了出去還進入了其他的兩個星球,史銳翰想想就感覺身上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還是雙重鎖關比較保險,就算偷渡了出去,也不能讓他們進入別的星球,防止寄生蟲偷渡,同時讓另外兩個星球找植物的速度再加快些,最好兩天內就把東西送過來……

    之后史銳翰就越發忙了,先是對可疑的人進行登記與跟蹤,同時還要避免這些可疑的人繼續傳染其他人。

    等他忙里抽閑想要去大師的店鋪上看一看的時候,就發現了大師的店鋪全網嘲事件……

    至于藥劑的真實藥效?

    笑話,難不成自己這幾天喝的藥是假的?自己現在病癥已經慢慢被治愈的情況也是假的?

    藥效是毋庸置疑的,可能是藥效要保證足夠的溫和以不傷到人們的精神域,所以這一不過50ml的藥,居然要喝十天。

    史銳翰差不多也知道了暫時還沒有評論的原因,無他,肯定是還在服藥初期,藥效才剛剛生效呢,再加上現在鎖關,別的星球的人估計還沒有拿到藥……

    難不成要自己上線解釋?可自己又沒有在店鋪里面買藥劑,自己的藥劑是大師直接差機器人送過來的啊,自己的解釋,真的會有人信嗎……

    就在史銳翰想要直接上線解釋的時候,第一個評論就出來了,網上的風向也在短短兩天內迅速的轉變,可史銳翰卻不得不將關注點放在了另一件事身上。

    史銳翰狀似不經意間的問道“大師,您店鋪里的東西是怎么配送到其他星球的?”

    不怪史銳翰擔心,在現在全部鎖關的情況下,解語卻神不知鬼不覺的將藥劑送給了別的星系的買家,而自己在出關處根本就沒有收到任何出關信息,若是這個出關的渠道被那些寄生蟲得到了,這鎖關跟沒鎖有啥區別?

    解語不清楚這幾天鎖關的事情,所以也不清楚史銳翰怎么突然問起了這個問題,微微皺起了眉毛,疑惑道“你不是見過嗎?就那個機器人,來回兩個星球走直線很快的。”

    機器人又不需要呼吸,甚至不需要通過關點的飛船出發,只要能源足夠,他就可以隨意的從星球任意的地方出去與降落,自然是哪里離買家近就從哪里降落了,自然也不需要從專門的幾個設立飛船進出口的關口進了有時候還得專門繞著星球一大圈找入關口。

    史銳翰倒是沒考慮那么多,既然配送的人是個機器人,自然就不會被寄生了,史銳翰松了口氣的同時,突然對解語身后的勢力產生了一點忌憚。

    有著謝大師這么一張大牌,還有著擬人程度極高的機器人,兩個星球之間的距離說跨就跨,說謝大師是一個孤寡野人,史銳翰也不可能相信,可是想到了封將軍,那種忌憚又慢慢消散了些。

    大師與她身邊的那個人,很有可能就是那個勢力的兩個重要人物,而那個人與封將軍近乎相同的樣貌,想來封將軍跟那個勢力也是有一定關系的。

    也難怪封將軍每隔一段時間都要消失一段時間了,應該就是回到他原本的勢力中去了……

    只是封將軍為什么這么多年來沒有提起過這個勢力的事呢?

    說封將軍在密謀什么吧,可封將軍這些年的所作所為,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那是真的一心一意的為國家做貢獻了,而大師表現出來的藥劑能力,如果她真的想做些對國家有害的事情,幾管藥劑就有的是人愿意為她出頭賣力了……

    大師對他們態度可以說非常友好了,又是殺蟲劑又是精神藥劑,現在新出來的這種蟲族,也愿意提醒并幫忙,他們若真的對國家有二心,這么勞心勞力的也不值當……

    史銳翰放下了心中的擔心,將身后的幾個大的金屬箱露了出來,還有幾個被綁起來隔離在防護罩中掙扎著的人類。

    “東西都在這了,您看是您找時間過來看看,還是我差人給你送過去?”史銳翰說道“這幾個人是我們星際之前抓到的星際搶劫犯,手里頭有不少人命,本來已經打算在兩個月后處死了,結果現在不小心被蟲子感染了”

    “您可以拿他們做實驗,死傷無礙”

    說這句話的時候,史銳翰的表情十分的自然平靜,與在他的身后,防御罩里的那幾個人面部的驚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解語仔細一想,心里面就已經清楚了。

    被抓在星際大牢里的人根本沒有接觸寄生蟲的渠道,那他們是怎么不小被被感染了寄生蟲的?

    解語皺起了眉頭。

    “您不需要憐憫他們”史銳翰看出了解語的不喜“本來就是必死之人,之前他們在星際旅途中,殘忍虐殺的人同樣不少,當時的受害者,又何嘗不害怕?”

    “既然有些事情做出來了,就要有承擔后果的覺悟”史銳翰暼向后方那個防御罩的眼神,十分的冰冷“也算是最后讓他們發光發熱吧。”

    能夠殺死人腦中的寄生蟲,毒性肯定是要有的,但怎樣抓住一個可以殺死蟲子又對人類沒有太大傷害的平衡點,就需要大量的實驗了。

    這也是史銳翰專門去把這些人弄出來的原因。

    既然是有毒的,那之前的安全性實驗肯定不會少,他不愿意讓居民們來承擔風險,那就只能讓這些死刑犯來了。

    “您放心,若是這些人死了,我可以申請到別的星球去調死刑犯過來,保證實驗的進行,絕對不會牽扯到普通民眾”史銳翰保證道。

    不論怎樣,人體實驗是個底線……

    解語皺眉,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接受了這個別樣的貨物。

    罷了,怎么說自己的實驗也是要寄生蟲樣本的,自己不拿他們做實驗,但是可以動手術將他們腦中的寄生蟲取出來,也算是有了一個寄生蟲體的來源,事后再把人送回去就是了。

    死刑犯歸死刑犯,既然他們已經被宣判兩個月后死亡,那就讓他在該有的時候再去接受死亡的懲罰好了……

    “我會讓機器人去你那里去提貨,三天內,我給你答復”解語說完,就提出了結束“我這邊還有事,之后再聊吧”

    通訊屏關閉了,史銳翰無視在防護罩里瘋狂掙扎的幾個人,往防御罩中釋放了一些氣體,隨后耐心地等待起來。

    防御罩里面的幾個人慢慢倒在了地上,若不是還有呼吸存在,怕是要讓人以為看見了幾具尸體。

    不過五分鐘的時間,一個機器人就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敲響了房門……

    ……

    研究藥劑的過程略有些危險,解語在檢查幾個人的腦部情況的時候,突然感覺到了類似之前被史銳翰窺探時的感覺,解語精神力一掃,這才在自己的手臂內部,發現了一個正在往自己腦袋方向鉆的條形蟲子……

    解語條件反射的一激靈,猛的一甩手,意識到這是在自己體內呢,又用精神力想要將蟲子碾碎。

    可隨后,解語就發覺麻煩了,這東西碰到了她的精神力后,居然瞬間轉化了自己精神力形態,慢慢的,居然衍化成了和她一模一樣的精神力,解語的精神力打上去,就像是自己打自己,一點效果也沒有……

    看著那長長的蟲子一點點的往自己腦袋爬,解語整個人都惡心的難受,最后著急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把這些天煉制藥劑存在精神域的那些混合雜質給帶了出來,蟲子迎面撞上了那團黑的發紫的雜質,隨后就劇烈的掙扎起來,最后直接死在了解語的鎖骨處……

    好惡心……

    解語白著一張臉,忍著惡心的將蟲子的尸體擊碎,混合著黑色的植物雜質,一同從指尖帶了出去。

    想到那個蟲子差點鉆進了自己的腦袋,解語的臉色就不由自主的有些難看,精神力探了出去,很快的沖進了實驗對象的精神海,可是純粹用精神力看的話,根本就找不到蟲子了。

    那些蟲子,不僅僅是能夠吞食人類的精神力并做到取而代之,它還有一種獨特的保命能力,能夠將自身的精神波段同寄生的人同化。

    這就相當于蟲子入體的那一刻就成了寄生人原本的身體一部分,寄生的人根本就不清楚自己被寄生了,也根本沒有察覺,更沒有辦法用自己的精神力將這些蟲子趕出去,別人精神力探查的時候也根本找不到跟對方精神波動完全相同的蟲子在哪……

    再看向躺在手術床上打了的幾個人,解語不由有些發愁,實驗體沒辦法取出來怎么辦?

    碰也不能碰,碰了三秒那蟲子就能自動分裂進而通過接觸點寄生新的寄生體,可以殺死蟲子的方法,好像只有用藥和物理方法了,精神力在現在完全就是個累贅……

    解語突然想到了元封,元封是從未來紀元來的,肯定也知道這種蟲子,那未來紀元的人是怎么處理這種蟲子的呢?

    解語剛想到,就立刻跑出了實驗室,找到了在后院清洗新抓回來那些蟲族尸體的元封,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廖元封愣了一下。

    他倒沒想到史銳翰居然會把希望放到了解語身上。

    他沒有告訴對方解決方案,就是因為直到未來紀元,針對這種蟲子,人們也只能盡力做到防范。

    據歷史記載,第一次出現這種蟲族的時候,人類損失慘重,為了不讓感染繼續蔓延下去,他們不得不放棄了一個宜居星球與在它上面生存的人類……

    那個星球最后被合力轟成了宇宙塵埃,在其上留守的還存有自己意識的軍人同時引爆了能源核爆……

    哪怕在死前,他們都牢牢的死守著關卡,沒有讓任何一個攜帶者跑出去……

    光想象,都能想象出當時被放棄的那座星球人們的絕望,他們嘶吼著,他們想活下去,然而……

    “沒用的”廖元封無奈的搖了搖頭“那種蟲子直到5200年,也只是研發出了專門的防御服,可以阻止蟲子鉆入其他人的體內,然后只能用物理方式開刀將蟲子取出,一旦精神域已經完全被蟲子控制了,那開刀都不會有什么作用,因為即便蟲子取出來了,人也早就已經腦死亡了……”

    解語眸光亮了一瞬“那防御服呢?能買嗎?”

    “可以買,系統里雖然沒有,但是可以通過系統從未來紀元里購買”廖元封勸誡著“可這個星球人那么多,你總不可能每個人都給他們買一個吧?”

    “以現在的科技,還沒有辦法開發出防御服的材料,也就是說,無解……”

    解語搖了搖頭“不是啊,我是說買一個,我去開刀把蟲子取出來研究一下,才能有樣本做實驗”

    廖元封停下了手頭的工作,想了想,最終還是點頭同意了“行,我去給你聯系一件”

    不讓她試試,她是肯定不會死心的,未來紀元研究蟲子尸體的事情還少?但是那些蟲子出了人類的身體不到一分鐘就會死亡,就算有強效的殺掉這些蟲子的藥劑,但是被人喝進嘴里,那就是妥妥的毒藥,連人帶蟲一起毒死的那種……

    “不過我也有個條件”廖元封在解語高興的想要回去繼續的時候將人拉了回來“你不能動手,開刀的事情,由我來”

    再完美的防護,他也怕會出現哪怕一點紕漏,所以,還是交給他來吧……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快乐飞艇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