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 > 修真小說 > 重生西游之證道諸天 > 正文 第一千四十七章 鬼車吃癟?
    普賢大菩薩同樣在潮音洞中,他頭戴五佛頂冠,右手持金剛杵,左手持召集金剛鈴,周身暈開潔白的梵光,靜靜地跌坐在六牙白象背上,頂門上慶云升騰,智慧演化出七寶蓮花之相,三昧寶珠高懸,垂下瓔珞,妙德周圓。

    待聽到觀自在的話,這位梵門大菩薩微微頷首,自眉心綻放出三千毫光,垂而結珠,燦然生輝,剛一照下,就有時間如水,自下而上,進行回溯。下一刻,時光之水散開,映照出古干虬枝的一截梅枝,上面有一位女子,身姿纖細,裙裾之下,蕩著稀稀疏疏的金色,不計其數的敕令流轉,排列組合成大印,堂堂皇皇,蘊含威嚴。

    這樣的威嚴,來自于正統,來自于秩序,來自于對諸天萬界的威勢,來自于天庭!很顯然,在不久前,進入盤絲洞的生力軍是天庭正封的水神。

    “九荒果然有這一手。”

    普賢大菩薩看在眼中,檀金面容有光,聲音清亮。

    對于這一手,他并不意外。畢竟當日李元豐以玄天圣君的威勢降臨四海,凌壓在天庭中掛著天職都天使陽間天之時,梵門的妙聲吉祥光明佛這位上境金仙的化身就在場,回去后自然會傳信。而得到消息后,梵門也通過在天庭中自己發展的勢力以及交好的勢力關注后續。

    正是這樣,梵門對此事并不陌生,并且早有準備。

    “天庭帝君們的心思啊,”

    觀自在菩薩手持羊脂玉凈瓶,瓶口纏繞晴色,裊裊不散,和新柳交暈,大小如輪,她黛眉挑了挑,聲音中有一種清冷,若冬日中早晨上葉上的寒霜,道,“他們不管如何,都是執掌天庭,所作所為都是為了天庭。”

    普賢大菩薩點點頭,表示贊同,雖然天庭很多方面和梵門有默契,比如孫悟空這個紀元之子就曾在天庭有安排,可真關系到利益和大局,天庭帝君們最先考慮的還是天庭,他現在是六臂之姿態,一只手撥動三足銅爐,上安置有生竅的石燈,石色如丹,燈光凝赤,象征著美好,回歸正題,道,“九荒以天庭水部正神為寄托,能夠完全庇護一位上境之下的修士在西牛賀洲不受影響,發揮出全部力量。玄天圣君這個天庭位格,還是不可小覷的。”

    普賢大菩薩聲音變得冷幽,手中燈火也自赤色轉為綠意盎然,若蓮花盛開,淡淡地道,“天庭的人能夠讓九荒上位到玄天圣君,以后會自食其果的。”

    聽得出來,普賢大菩薩的話語中有一種酸溜溜的。原因很簡單,對于天庭,梵門向來都有一定的野望,也從來不吝嗇投入,在天庭中有的天官從根腳上有著很明顯的梵門烙印。可即使這樣,所有梵門在天庭的天官也沒有一個能夠在真正職權上能夠和玄天圣君比擬的。

    “時也運也命也。”

    觀自在菩薩攏在袖中的手緊了緊,梵門這么多年來從來沒有放棄在天庭推自己的人上位,可結果讓人并不滿意,畢竟天庭對梵門還是忌憚的,而九荒所代表的妖族在天庭的勢力還比不上梵門,卻能夠上位玄天圣君,真是讓人無奈。

    到現在,觀自在也已經知道了九荒上位玄天圣君的整個過程,這其中的巧合和意外,讓她這樣見多識廣的大羅金仙都非常無語,只能說一聲時也運也命也了。

    “除了勾陳帝君,天庭其他帝君以及權勢人物也不希望九荒占據玄天圣君的位置。”

    普賢大菩薩眸光澄明,吐字清亮,道,“待我們在這次對弈中大敗九荒,將他壓制,以后可和天庭的人聯手,把九荒趕下玄天圣君的位置。”

    “不錯。”

    觀自在瓔珞垂肩,天衣上紋,從從容容,她看向演化出來的棋局,金色大盛,徹底壓制了妖氣,笑道,“九荒別說只招來一個人,就是再招來三四個,也改變不了他落敗的局面。”

    普賢大菩薩沒有再說話,只是打了個梵唱,四下禪意入骨,花影流衣,瀟瀟灑灑,自自然然,平平靜靜。

    且說法海雷音如來身量不低,長眉寬厚,膚色檀金,身披袈裟,背后功德金輪中閃耀雷光,發出不可思議的雷音,每一下,都蘊含大威嚴,大恐懼,非同凡響。

    他手中握禪杖,不茍言笑,目光平靜,正置身于盤絲洞的棋盤中,身上氣機沖霄,散開后,浩蕩而偉岸,博大又精深。

    身為梵門一方的主事人,這位大佛眉宇間不斷有智慧之火燃燒,冉冉照明四下,氣象萬千,顯示出其已經全力以赴,正處于最好的狀態。

    原因無他,能夠被觀自在等梵門真正大能看重,委以重任,固然很讓人欣喜,可肩頭上的擔子也非常重。要知道,盤絲洞棋局上真正落子什么的都是觀自在大菩薩布置,但整個棋盤中的細節等等等等,都是要局內人,也就是法海雷音如來等人提供的。他們相當于觀自在菩薩在棋盤中的眼睛,他們要是出錯或者不仔細,對觀自在落子的影響之大傻子都明白。除此之外,更不用說,觀自在菩薩的落子還得需要他們來執行。

    正是這樣,法海雷音如來一刻都不敢放松,整個人的心態可以用如履薄冰來形容,毫不夸張。當自亂石山碧波潭中又有一位女仙,或者說天庭女神入場,來到盤絲洞的棋局時候,法海雷音如來當時就是一驚,非常凝重。幸好的是,只有一個人。

    “呼,

    待接到觀自在大菩薩的法旨,并見到手下人完美執行,把妖色壓制,讓它們只能步步后退,勝利的姿態已經非常明顯了。直到這個時候,法海雷音如來才吐出一口濁氣,神情中稍有點輕松。

    在法海雷音如來下面跌坐一位女菩薩,輕紗透體,身體玲瓏,兩側飛天展臂膀翱翔于五彩云間,或持寶瓶,或拿蓮花,香氣撲鼻。她正是無量法菩薩,見到這一幕,美眸一動,笑道,“法海梵兄執掌大局,不會有意外的。”

    法海雷音如來覺得壓在心頭上的大石頭被搬走了一樣,渾身輕松,他和無量法菩薩客氣了幾句,然后打發這位菩薩再到前面去,叮囑一下前面的人,不要松懈。

    做完這一切,法海雷音如來才真正輕松下來,他轉過頭,看了眼亂石山碧波潭方向,眸子幽深,喃喃道,“九荒你一路高歌猛進,無人能擋,比紀元之子還要剛猛。可自上古以來,這般人物也不是沒有,前進的時候自然睥睨四方,可一旦受挫,就會有以前橫沖直闖而產生的因果纏身。到時候,上升勢頭就會被打斷,而且麻煩不斷。”

    法海雷音如來對此非常確定,九荒能夠在短短時間內晉升為上境金仙,曠古爍今,人人震撼,可同樣的,因為修煉時間過短,行事風格必然會偏向于激進剛烈,修煉路上結下的因果不少。不只是九荒,在歷史上,任何突飛猛進的人物都這樣。

    在前進勢頭保持的時候,即使有因果,可由于境界和力量的狂飆突進,很多的自然拋在身后,自然而然消散。但只要勢頭一墮,集贊的因果就會纏上來。

    “九荒,”

    法海雷音如來咬著牙,這位大佛眉宇間滿是森然殺機,道,“這次該是你一大劫,你躲不過的。”

    聲音沉沉的,似九天上雷聲,蘊含著怒意。

    法海雷音如來在牛魔王一事以及亂石山碧波潭一事上連續在九荒面前吃癟,栽了跟頭,都還不小。雖然釋迦摩尼佛以及觀自在大菩薩等人對法海雷音如來沒有責怪,繼續看重,這次對弈還讓他領軍。這樣的情況下,法海雷音如來固然對釋迦摩尼等人感激備至,可同樣對九荒恨到骨子里。

    西牛賀洲,東南隅。

    本是夜深人靜,林前漏下月光,稀稀疏疏若霜雪。

    林寒,月冷,石清幽。

    畫卷看上去孤俏,寂靜,難言。

    少頃,枝葉一動,走出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長發垂到腳踝,眸光深深,女的則撐著猩紅如血的小傘,步履輕快,兩個人正是奉燃燈古佛之命前來西牛賀洲尋找和度化天魔的未羽和白摩煙。

    白摩煙用另一只手捋了捋垂下來的青絲,笑靨如花,道,“古佛讓我們倆來算是對了,要是換做其他人,恐怕發現不了其他天魔。”

    “嗯。”

    未羽點點頭,天魔本來就善于藏躲,變化無形,再加上西牛賀洲天機混亂,在尋常天魔方面,他們兩個聯手的效果恐怕上境金仙都比不上。

    “自在。”

    白摩煙抿著嘴,滿是笑意,他們兩個人本來就是天魔中實力強橫之輩,后來皈依梵門后得燃燈古佛傳授梵經,真正梵魔合一,更上一層樓。此次出來,又得燃燈古佛賜予梵寶,真的是如虎添翼。凡是被他們發現的天魔,都跑不了。

    未羽同樣也覺得自在,只覺得身上活潑潑的,不過他想到一事,眉頭皺了皺,道,“昨天分明感應到有一天魔,可不知為何,其氣息突然消失了,讓人摸不清頭腦。”

    “這個啊,”

    白摩煙同樣有點納悶,于是猜測,道,“是因為那一剎那天機變動,還是那個天魔自有奇遇,拿到了什么寶貝?”

    “不太像。”

    未羽身為無相天魔,可謂是天魔之下天魔中根器最重的,特別梵魔合一混元陰陽后,更是不凡,他雖然不知道為何,可隱隱有一種判斷。

    “算了,算他運氣好。”

    白摩煙沒有太在意,她裙裾搖擺,長睫毛抖動,道,“我們再去尋其他天魔就是了,能夠讓古佛頭疼,西牛賀洲中的天魔肯定不是小貓小狗三兩只。”

    未羽不再說話,繼續前行。

    突然間,未羽和白摩煙兩個人都若有所覺,轉頭看向西方,在那里,正有一大湖,其形圓而大,狀若大日。正值夜中,湖光粼粼,波影不動,月色倒壺入水,水波吞吐,汩汩有聲,彌漫上一層肉眼可見的白色,恍若霜雪。

    “嗯?”

    白摩煙看在眼中,肩上猩紅如血的小傘一動,就要出手。

    “算了,不要多事。”

    未羽更為冷靜,他拉住白摩煙,繼續向前,只是在入林后轉頭最后看了眼,發出一聲冷哼。

    待兩人走后,又過一會,不到一刻鐘。漸漸地,湖水中的冷色越來越濃,若霜雪越積累越厚,到最后,隱隱凝成寶蓮華,再往上,托舉出一個人影,其身材挺拔,面容俊秀,身上披著天衣,上面繡著天庭之紋理,腰間佩戴水族正神的符印。乍一看,是個天庭正封的水神,只是其身上的氣機澎湃,絕對是天仙層次。

    天庭的天仙被稱之為天君,在天庭中都能夠得到實權位置,現在卻來到下界,要是在往日,肯定是被貶,犯了大錯。現在西牛賀洲為紀元中心,自是不一樣了。

    這位天仙擰著眉,看向未羽和白摩煙兩個人消失的方向,神情凝重。

    “居然到了這種地步。”

    這位天仙想了想,馬上取來符箓,把自己所見所想記錄好,用手一揮,一道縱地金光升騰,徑直離開西牛賀洲,前往天界。

    天庭,星宮中。

    萬星之主和神霄真王兩個人端坐,中間案上擺著素瓷茶盅,里面茶色如新,像小窗初亮,透紙生白光,香氣馥馥。

    神霄真王看了眼下界西牛賀洲的盤絲洞方向,嘆息一聲,道,“梵門果然強勢,九荒根本抵擋不住,這一局敗的有點快,有點狼狽。”

    神霄真王剛要說話,驀然間,有所感應,他抬起頭,目光一凝,就有金符落下,倏爾展開,里面的文字一個接著一個躍出,有圖像,有文字,非常詳細。

    神霄真王看完后,目光沉了沉,道,“天魔一入梵門,梵魔合一,混元陰陽,力量和本質提升太快,讓人震撼。”

    萬星之主同樣看了下界水神的上書,他同樣非常忌憚,以梵門的手段,會渡化多少天魔?而入梵門的天魔又能夠讓梵門膨脹到何等程度?他深吸一口氣,下了決斷,道,“道友怎么看?”

    神霄真王垂下目光,聲音有力,道,“我們助九荒一臂之力。”

    很快的,天庭的帝君有了統一意見,對剩下的幾個下界的正封水神之位做了安排。

    九荒別府,李元豐接收到自家在天庭上的玄天圣君的傳信,嘴角勾了勾。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快乐飞艇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