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小說 > 修真小說 > 末日狂武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治療系與亡靈法師
    “可心不怕!哥哥在呢!沒事了~沒事了!!”尚謙蹲下身子把小姑娘抱進懷里,輕柔的拍打著女孩因恐懼而變得僵硬的身體。

    “哇~!”

    小丫頭突然大哭一聲,把頭深深的埋進尚謙懷里。

    剛剛的經歷,對一個五六歲的孩子來說實在是太過血腥了,尚謙不由暗暗自責。

    許晴遠遠的看著這溫馨的一幕,臉上掛著醉人的笑容。

    這個男人總是那么讓人著迷,溫柔起來如同貼心的大男孩一般暖心,但面對奸惡之徒,卻又如殺神一樣冷血無情。

    “你受傷了?”許晴突然驚叫一聲。

    “沒事的,只是一點擦傷而已!”尚謙揮了揮手輕描淡寫的說道。

    許晴趕忙上前查看起來,確定只是皮肉傷這才松了口氣。

    但她心里也知道,剛剛肯定沒有尚謙說的那般輕松,那急促的槍聲還猶在耳畔!

    雖說能力者覺醒后,各項身體素質都遠超常人,但沒有幾個人能抗住子彈,尤其是尚謙此刻還是赤手空拳。

    許晴心中不由后怕不已,卻又忍不住猜測起來,尚謙到底有多強大呢?!

    算了,尚謙沒事就好!想到這兒,許晴長出了一口氣。

    “大哥哥,你受傷了?!是不是很疼啊?”小丫頭此刻也止住了哭聲,一臉緊張的盯著尚謙耳畔的血跡。

    “沒事的,一點擦傷很快就會好的!!”尚謙捏了捏小丫頭秀氣的小鼻子,嘴里笑著說道。

    “謝謝你,大哥哥!”小丫頭一邊說著,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尚謙臉上的傷口,稚嫩的小臉上滿是心疼。

    “沒事……,嗯?這……?!”尚謙剛要開口寬慰,話到一半卻突然驚叫起來。

    小丫頭指尖所過之處,傷口上傳來一陣酥麻,尚謙抬手一摸登時愣住了,傷口竟徹底痊愈了!甚至沒留下一絲痕跡!!

    “難道是……?”

    尚謙一把抓過小丫頭蒼白的小手,心中頓時釋然了,只見一團白色的光暈凝聚在小丫頭指尖,此刻正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治療系能力者?!!”一旁的許晴忍不住驚呼出口。

    “什么?!”

    許磊一把推開許晴,眼睛直直的盯著那團白光,很快便露出狂喜的神色,一把抓住小丫頭的手,口中不住的重復著:“治愈系!真的是治愈系!不會錯的!!不會錯的!”

    治療系能力者屬于特殊能力者,數量極其稀少,許磊之前也只是聽說過。

    治愈系的能力者大都沒什么戰斗力,但他們強大的恢復能力卻是每一個團隊都夢寐以求的!!

    試想一下,殘酷的戰斗肯定會有傷亡,而普通的藥物對能力者的治療效果極其有限,而且戰斗中很難得到及時治療。若是團隊中有一名強大的治療系能力者,那就相當于帶著一所移動醫院啊!

    整個軍區有一百多名能力者,但治療系能力者,卻一個也沒有!

    想到這兒,許磊的眼珠子都紅了!

    “大哥哥救命啊!”

    小丫頭試了幾次都沒能掙脫許磊的手,只得眼含淚水的向尚謙求助,顯然是被許磊給嚇到了。

    “我是好人!”許磊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腆著臉哄道。

    小丫頭很不給面子的翻了個白眼,隨后把頭扎進尚謙懷里。

    許磊訕訕的摸了摸鼻子,隨后對許晴使了個眼色。

    許晴會意,俯身用顫抖的嗓音問道:“可心,跟姐姐回去好嗎?”

    “去哪里啊?”小丫頭兩手抓著尚謙的衣襟,探出小臉怯怯的問道。

    “去一個很好玩的地方,那里有寬敞的房間,有很多很多好吃的!還有數不清的玩具!!”許晴撲閃著大眼睛誘惑道。

    “真的嗎?是要回我以前的家嗎?爸爸媽媽是不是也在啊?”小丫頭一臉的向往。

    小丫頭天真的話觸動了許晴內心最深處的回憶,一時險些淚奔。

    許晴壓下心頭的思緒,柔聲說道:“不是,姐姐帶你去一個更好的地方!那里會有很多很多疼愛你的人!”

    “不去,我哪也不去!我只想回家!我想爸爸媽媽!哇……”小丫頭說著嚎啕大哭起來。

    “可心不哭!姐姐會幫你找到爸爸媽媽的……”許晴一把抱住女孩,眼淚再也控制不住。

    此話一出,小丫頭哭的更兇了:“你騙人,爸爸媽媽都不在了!我跟哥哥都沒家了,再也沒有人疼我們了!嗚嗚……”

    “可心乖!姐姐家就是可心的家,以后姐姐來疼你!”許晴的淚水如決堤一般,許磊的眼框也被淚水洇濕。

    ……………………………………………………

    昏暗簡陋的窩棚里,可心輕輕搖晃著躺在床上的小男孩:“哥哥,哥哥!你快醒醒吧,大哥哥大姐姐要帶我們回家呢!你看,他們給你帶了這么多好吃的!哥哥,你醒醒啊!”

    尚謙細細打量著眼前這個十幾歲的孩子,他很瘦,非常瘦,可以用皮包骨來形容了。

    稚嫩的臉龐看不到一絲血色,蒼白的可怕,眼窩深陷,不時皺著眉頭夢囈幾聲。

    男孩的面容依稀跟可心有幾分相似,刀削般單薄的嘴唇,眉毛很淡,卻如利劍一般挺直。

    “沒事,我會治好他的。”尚謙輕輕拍了拍可心的腦袋,一邊說著一邊拿起男孩的手腕,真氣緩緩在男孩體內游走著。

    很快尚謙就發現了問題所在,男孩的體內竟隱藏著一個骷髏印記,印記中不時流出一絲絲的灰色能量。

    這些灰色能量與別的能量表現出來的生機與活力截然不同,像是一個垂死的老人,死氣沉沉的淤積在經脈中,任憑尚謙如何引導就是不為所動。

    尚謙也沒想到問題會這么棘手,一番思索后實在想不出解決的辦法,只得把神識沉入識海中找亢龍真人請教:“老師,您可知道這灰色能量是什么來路?”

    亢龍真人皺眉道:“這種能量我也不曾見過,不過我曾聽聞在西方國度有一群特殊的修者,他們強大而神秘,擁有掌控亡者的力量!”

    “您是說亡靈法師?!”尚謙不由眉頭緊皺。

    “這孩子體內的力量,確實很像亡靈法師!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當這種能量達到一個臨界點的時候,他就會覺醒這種可怕的能力!真是這樣的話,麻煩可就大了!”說到此處,亢龍真人也是一臉的凝重。

    “覺醒能力是好事,有什么麻煩的?!”尚謙倒是滿不在乎。

    “呵呵,你不了解亡靈法師!他們可不是普通的覺醒者,每一個亡靈法師的誕生,都是一場浩劫!”

    尚謙不敢置信的說道:“浩劫?!不至于吧?他只不過是個孩子罷了!”

    亢龍真人雙眉緊鎖,沉聲說道:“從他覺醒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是個孩子了!傳說中,亡靈法師用自己的靈魂跟死神換取力量,這種力量極其詭異,幾乎無法靠修煉獲得。

    增長力量的唯一的途徑――就是殺戮與死亡!!”

    “這么邪門兒?我記得您說過力量并沒有正邪之分,只存乎于本心啊!”尚謙還是不太敢相信。

    “力量確實沒有正邪之分,但有幾個人能抗拒力量的誘惑!

    為了獲取力量,亡靈法師會在殺戮中沉淪、在死亡中成長。理論上來說,只要有足夠多的亡靈,亡靈法師可以變得無限強大!

    為了獲得足夠的亡靈,他們不惜四處發動戰爭,有戰爭就有死亡,有死亡的地方就必然會有亡靈法師的影子!!所以亡靈法師也被叫做――死神的使徒!

    正因如此,亡靈法師在西方一直是禁忌的存在,一旦被發現,就會遭到光明教廷無盡的追殺!!”

    “那您的意思是?”尚謙試探著問道。

    沉吟片刻后,亢龍真人沉聲說道:“當斷則斷,留下他將來必定是個禍患!千萬不可做婦人之仁!或許,對他來說死亡也是一種解脫吧!”

    “此話怎講?”

    “嚴格來說,亡靈法師從覺醒那一刻起就不再是人類了。凡人的軀體根本無法承受死神的力量!!

    這股力量會不斷的侵蝕亡靈法師的肉體,蠶食他們的靈魂,幾乎所有的亡靈法師都會逐漸迷失本性,變得陰暗、嗜殺、暴虐。

    肉體也會在這股力量的侵蝕下,變成活死人!”說到此處,亢龍真人眼中竟露出一絲驚懼之色。

    尚謙卻并未察覺,不以為意的說道:“活死人?喪尸不就是活死人嗎?”

    亢龍真聞言,厲聲說道:“不!!喪尸只能算是一具沒有靈魂,依靠本能捕食的行尸走肉罷了,怎么能跟亡靈法師相提并論!

    亡靈法師雖然會逐漸失去人類的大部分特征,但卻始終保持獨立的人格!這才是最可怕的!!

    想想吧,他們靠殺戮提升實力,又擁有操控亡者的能力,最可怕的是他們還擁有著人類的思維!他們的存在,對人類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亡靈法師竟恐怖如斯!尚謙也不由暗暗心驚不已!

    可是,他實在是無法對一個孩子下手,而且該怎么跟可心交待呢?

    沉吟片刻后,尚謙試探著問道:“沒有別的辦法嗎?比如封印這種力量!”

    “不可能!死神的力量豈是那么容易封印的!”亢龍真人斬釘截鐵的說道。

    尚謙眉頭登時皺了起來,沉吟了半晌,終于拿定了主意:“一定會有辦法的!如果有一天,他真的失去人性,我會……親手殺了他!”

    “唉!隨你吧!希望你不會后悔今天的決定。他應該快要覺醒成功了,不要讓別人知道他的身份,否則后患無窮!!切記!!”亢龍真人說完便不再言語,尚謙告退了一聲退出了識海。

    “大哥哥,我哥哥怎么樣了?”見尚謙睜開了眼睛,可心急切的問道。

    尚謙神色復雜的摸摸可心的腦袋說道:“沒事了,你哥哥很快就會醒了!而且……”

    “什么?”

    尚謙的話讓可心歡欣不已,當下甜甜的問道。

    “沒什么,他會跟可心一樣活潑可愛!!”尚謙說著寵溺的捏了捏可心的小鼻子。

    “噢!太好了!”可心頓時歡呼起來,興奮的圍著尚謙轉起了圈。

    “我想加入特戰隊!”

    回去的路上,尚謙突然沉聲說道。

    “啊?”許磊顯然沒反應過來。

    “不行嗎?”

    “行!當然行!!只是太突然了,你怎么……”

    “他們活的太難了,我想……,為他們做點什么!”尚謙望著身后的平民區,一臉堅毅的說道。

    許磊愣了愣,隨后鄭重的說道:“好,回去以后,我會向徐司令匯報。盡量提高平民的待遇,治安也要立刻整頓!!”

    “謝了!”尚謙由衷說道。

    “請等等!!”

    就在眾人將要離開平民區的時候,身后突然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

    眾人回身望去,正看到一名女子氣喘吁吁的站在那里,正是剛剛從楊三手里解救出來的那名女子。

    “你跟了一路了,有什么事就說吧!”尚謙似乎早就料到一般。

    “可不可以帶我走?我什么都會干,洗衣服做飯打掃衛生!求求你們了……”女子含著淚哀求道。

    “這……,恐怕不行!”許磊微微搖了搖頭,口中低聲說道。

    女子顯然聽到了許磊的話,急忙開口道:“我不敢要求太多,每天給我一碗粥就夠了,只要……,能給我留些尊嚴,我什么都肯干!留在這兒,我遲早會……”

    “除了洗衣服做飯這些雜活兒,你還會什么?比如醫護、打槍之類的!”許晴看出尚謙動了惻隱之心,上前一步開口問道。

    女子趕忙道:“我是SY醫科大學的在讀生,野外護理系的!本來今年就要畢業的!可是……,還有,打槍我也會!軍訓時,我的射擊成績是全班第一!!”

    “你叫什么名字?”

    “周貝貝!”

    許晴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干練的女子,猶豫了片刻后,這才開口說道:“如果你認為加入我們,就可以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那我勸你盡快放棄這個念頭!

    留在這里,你至少不用面對喪尸和變異獸,但跟著我們也許會更加艱辛,而且經常會遭遇各種危險。

    而且,我們不保證你的安全!我唯一能保證的就是,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尊嚴!!

    當然了,如果你能得到我們的認可,那就另當別論了。還有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絕對的服從!!我給你一分鐘考慮”

    哪知許晴的話音剛落,周貝貝便毫不猶豫的說道:“我愿意!我不怕危險,就算被喪尸吃掉,也好過被那群畜生糟蹋!求求你們帶我走吧!!我不會拖后腿的,而且我保證絕對服從指揮!!”

    “很好!希望你真的能夠做到。跟我走吧!”許晴說完大步向軍區方向走去。

    周貝貝咬著嘴唇,彎腰說了聲:“謝謝!”隨后便一步不落的跟在許晴身后。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cc
快乐飞艇介绍